1. <p id="fmdwt"><strong id="fmdwt"><xmp id="fmdwt"></xmp></strong></p>

      2. <td id="fmdwt"></td>

      3. <acronym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acronym>
        <p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p>
      4. banner圖片

        新聞中心

        谷川聯行 > 行業觀察 > 正文

        315特輯丨招商引資被割韭菜,誰之過?

        發表于:2022-03-15 18:00

        “3·15”本來是消費者維權的日子。從店大欺客到大數據殺熟,消費者的弱勢地位始終沒有改變。

        但在招商引資的過程中,政府有時也會無奈扮演“弱勢群體”角色。一旦項目暴雷,不僅多年的努力會付之東流,還會蒙受巨額損失。

        究其原因,往往是“企業家動機不純”“政府急于求成、缺乏有效的監管審查機制”。

        不過,行業最初的野蠻生長期,雖然充滿了投機者,但也代表著蓬勃的生機。不斷總結經驗、調整政策,行業一定會規范起來、發展起來。

        千金市馬骨,終將迎來千里馬。從混亂到有序,已經成了中國新興產業發展的典型模式。

        01

        過去這幾年,暴雷的招商引資項目大多都出現在一些新興產業中,比如半導體產業。

        隨著中美之間圍繞芯片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即使是普通民眾也對芯片的重要性略知一二。缺“芯”危機的背后,無疑隱藏著巨大的商機。

        可能很多人都忘記了,其實早在20年前,就有人借著芯片之名招搖撞騙,那就是陳進。

        先是偽造工作經驗,再把從老東家摩托羅拉買來的芯片磨掉標識,貼牌成“漢芯一號”,在尚不完善的監管中閃轉騰挪,騙取科研經費高達11億元,給中國芯片科技的發展造成了巨大影響。

        芯片變“芯騙”的事件,現在還在發生。

        半導體科技產業園在各個城市落地,各地的產業投資基金紛紛設立。

        上千億的半導體產業規劃和激勵政策密集出臺,名目繁多的補貼和獎勵政策更是不勝枚舉,動輒成百上千億的半導體項目快速上馬。

        2020年的“武漢弘芯”事件還歷歷在目。項目號稱要投資1280億,追趕3nm制程工藝,結果項目停擺、資金鏈斷裂,只能由當地政府全資接管。

        2021年,濟南也陷入了類似的困境。投資規模近600億的“濟南泉芯”,宣稱要建造年產48萬片的12英寸12nm晶圓生產線,還入選過山東省優秀項目名單,還是難逃暴雷的困境。

        此外,還有南京的德科碼半導體、石家莊的昂揚微電子,都是拿著PPT跟地方政府畫大餅、套上“中國芯”的帽子、大肆宣傳項目可以“彌補國內空白”,然后倉促上馬,最終鎩羽而歸。

        02

        這些亂象并非初衷,地方政府最初的期盼,也是想抓住國內芯片大發展的機遇,為當地留下一份優質的產業。

        但在制定產業政策時,必須尊重半導體產業的內在邏輯:半導體產業要經歷一個長期過程才能盈利,而且產品的推出要有應用與之對應。

        如果拋開這些實際問題,無疑是紙上談兵,盲目上馬項目很可能會導致失敗。

        與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起步較晚,相關人才的儲備也不足。據統計,2021年全球排名前十的半導體供應商,有7家來自歐美,沒有一家來自中國大陸。

        面對這樣的現實問題,國內針對半導體產業給予政策補貼和傾斜是應該的,關鍵是讓這些政策和補貼用在刀刃上。

        放眼美國、歐洲、日本、韓國,政府發揮財政的力量扶持芯片產業由來已久,但他們的做法并非是遍地開花,而是集中力量攻破。

        比如上世紀80年代,日本半導體瘋狂涌入美國,就連英特爾也差點倒閉。后來美國政府專門將國內14家半導體龍頭企業組織起來成立技術聯盟,將集中在一起開發最先進的半導體設備,獲得更強的議價權,這就是集中力量突破的好處。

        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看似遍地開花,實際上是分散了力量和資源,形成了各自為戰的局面。

        從全球來看,半導體產業都是呈集群發展,比如美國的硅谷、日本的九州硅島、韓國的京畿道和忠清道、中國臺灣的新竹。

        所以在國內實行嚴格的審核制度后,有些打著芯片旗號,不具備實質能力的企業退出行業是必然的。真正的有硬核技術的企業,在產業鏈配套的原則下,也會出現集群現象。

        大潮退去后,誰在裸泳,會被看得明明白白。

        03

        不只是芯片產業,類似的行業亂象近幾年不斷在各種新興產業上演。越是政策大力扶持的領域,往往越容易出現項目暴雷的情況。

        對于這些亂象,我們當然要吸取教訓避免再次發生,但是不必過于悲觀。

        因為無論國內還是國外,只要是涉及新興產業,必然會經歷野蠻生長的階段——騙子扎堆、投機、做不出想要的東西,各種項目暴雷……

        “新興”就意味著信息不對稱,可能連業內人士都在摸著石頭過河、都會被騙,何況其他人。

        即便是接連拿下京東方、兆易創新、蔚來汽車的合肥,其資本招商的歷程也并非一帆風順。亮眼的成績,是從一次次失敗中沉淀出來的。

        有騙子不怕,被騙了也不怕??偨Y經驗、調整政策、攻克難關,不斷壓縮騙子的生存空間,行業一定會規范起來,而且會不斷地向上發展。

        比如中國的風電,最開始核心的部件都要靠進口?,F在呢?就連風機要求最苛刻的軸承,都已經漸漸開始實現國產替代了。雖然較進口軸承還存在一定差距,但是自主研發已步入正軌。

        又比如中國的光伏,當年停止補貼后立刻死了一大片,但是最終的確走出來了一批極為強悍的龍頭企業,在硅料、硅片、電池、組件等每一個細分領域都站在了世界之巔。

        中國的光伏產業已經占據全球主導地位,產業規模、制造能力、技術水平都稱得上世界第一。

        如今全球都在加快發展新能源汽車、風電和光伏,中國多年來的持續投入正在迎來豐收時節。究其根源,正是當年的野蠻生長,是民營企業與產業政策間的不斷博弈。

        從野蠻生長到有序發展,這似乎已經成為了中國新興產業發展的典型模式——縱然亂象叢生,但最終總會大浪淘沙,留下真金。

        然而,這并不意味著對投機者的縱容。

        作為招商引資中的“消費者”,地方政府應及早加強規劃布局、完善政策體系、建立防范機制、壓實各方責任,把項目暴雷的風險扼殺在搖籃中。

        相關文章

        手机看片1024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