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fmdwt"><strong id="fmdwt"><xmp id="fmdwt"></xmp></strong></p>

      2. <td id="fmdwt"></td>

      3. <acronym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acronym>
        <p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p>
      4. banner圖片

        新聞中心

        谷川聯行 > 行業觀察 > 正文

        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最大看點:制造業打底,基建發力,央地財政關系有玄機!

        發表于:2022-03-07 18:00

        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報告,既是黨和國家遞交給全國人民的年度答卷,又是展望當年經濟發展和政策走向的重要風向標。

        廟堂之上,大有門道。

        正確理解這份重磅文件,看清宏觀形勢與行業趨勢,將使我們腳下之路走得更加堅定。

        01 關于經濟增長目標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把經濟增長目標設定為5.5%左右,比世界頂級金融機構的預測高出了一小截。

        不久前,摩根士丹利、高盛、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機構預測2022年中國GDP增速為4.3%——5.1%之間。

        客觀地講,雖然去年中國經濟以8.1%的同比增速順利收官,但是全年呈現出的卻是逐季下滑的趨勢,第四季度增速僅為4%。

        進入2022年,中國經濟面對“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的三重壓力,世界開始下調對中國經濟增速的預期,這當然可以理解。

        但是,他們低估了中國政策發力的空間。

        今年2月以來,國家就已經針對制約經濟復蘇回暖的因素,發布了一系列逆周期調節措施:

        比如,《關于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若干政策》圍繞財政稅費、金融信貸、保供穩價、投資和外貿外資、用地用能和環境等5個方面提出了18項促進工業平穩增長的政策舉措。

        比如,《關于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復發展的若干政策》針對包括餐飲、零售、旅游、運輸、民航在內的服務業出臺了43項紓困措施。

        當然還有最重磅的——啟動“東數西算”工程。

        從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來看,受到歐美貨幣政策的影響,以及疫情的逐步恢復,出口帶動經濟增長的動能將逐步減弱。此外,因短期內居民收入水平難有較大提升,消費也難有較大反彈。

        所以,穩增長還是得依靠投資發力。而投資這架馬車包括房地產、基建、制造業三大核心。

        在國家堅持貫徹房住不炒,同時點名要求各大城市全面取消或放寬落戶限制的背景下,房地產已經無法繼續為經濟增長提供此前那樣的支撐。

        穩增長的重任就落在了基建與制造業上。

        02 關于基礎設施建設

        從年初至今,降息、減稅等政策暖風頻頻吹來,但是截至上周五,上證指數今年以來的漲幅是-5.28%,創業板指數的漲幅是-17.28%。

        在三重壓力中,“預期轉弱”如今比“需求收縮、供給沖擊”更加棘手。

        在這種情況下,基建投資依然是穩定經濟運行見效較快、最終政策效果較為突出的領域。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

        堅持“資金跟著項目走”,合理擴大使用范圍,支持在建項目后續融資,開工一批具備條件的重大工程、新型基礎設施、老舊公用設施改造等建設項目。

        圍繞國家重大戰略部署和“十四五”規劃,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

        加強縣城基礎設施建設。

        其實,各地一季度就已經掀起了新一輪項目建設熱潮。截至2月17日,多地發布了2022年重大項目投資清單,總投資額超過了25萬億元。

        這其中不僅有傳統的鐵公機,還有大量的新型基礎設施、能源資源型基礎設施,以及價值鏈、產業鏈相關的基礎設施,將對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起到重要的支撐作用。

        不過,最近網上出現了一種唱衰基建的論調,他們認為:依靠基建投資拉動經濟增長是在透支未來,負面影響其實更大。

        在我看來,這種觀點只注意到了表面。

        中國的基建,有上下游產業鏈全覆蓋的制造業和龐大的國內市場打底,已經形成了可輸出性和不可替代性,這是與“羅斯福新政”式的傳統基建模式的最大不同。

        比如龍門吊、盾構機,這些大國重器中國以前只能靠進口,但是現在國產品牌的全球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80%——90%,順帶也讓港口、橋隧工程等基建形成了規?;敵?。

        還有高速公路、高鐵和地鐵,中國先通過國內巨大市場的不斷迭代,迭代出了適合發展中國家的基建模式。于是就有了亞吉鐵路、中老鐵路、雅萬高鐵,中國甚至在幫埃及建造新首都,這是歐美國家無法做到的。

        而且這些輸出型基建還具有一定的排他性,一旦采用我們的模式,歐美國家很難中途接手。

        港口、橋梁、公路、鐵路對經濟都是正向促進的,還能加深我們與這些被輸出國家的經濟聯系與認同感,進一步開放市場,形成良性循環。

        話說回來,考慮到新老基建對經濟的推動作用可能很難在今年就完全釋放,我們也不能指望基建投資的一枝獨秀,就能讓GDP大幅增長。

        所以,作為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大國經濟的壓艙石,制造業投資將成為2022年的亮點。

        03 制造業是壓艙石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在2022年重點工作中提到“制造業”7次,比去年多了2次。

        2020年提及制造業時,只是寬泛地提出了“推動制造業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支持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大幅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貸款?!?

        到了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已經為扶持制造業發展做出了很多專門的安排。

        今年則更加詳實,明顯分量更重:

        延續實施扶持制造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減稅降費政策,并提高減免幅度、擴大適用范圍。

        重點支持制造業,全面解決制造業、科研和技術服務、生態環保、電力燃氣、交通運輸等行業留抵退稅問題。

        使用1000億元失業保險基金支持穩崗和培訓,加快培養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急需人才,讓更多勞動者掌握一技之長、讓三百六十行行行人才輩出。

        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貸款。啟動一批產業基礎再造工程項目,促進傳統產業升級,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集群,實施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工程。

        報告還提及,今年“中央部門支出繼續負增長”,但是要“加大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政策實施力度,將科技型中小企業加計扣除比例從75%提高到100%,對企業投入基礎研究實行稅收優惠”。

        為了提高“中國制造”的含金量,中央寧可自己過緊日子,縮減三公支出,也要支持中小企業在科技創新上的投入。

        “十四五”是我國產業轉型升級最關鍵的時期,新形勢下,制造業被賦予了新的內涵和使命——實體經濟才是富國之基,制造業才是強國之本。

        報告中“制造業”和“創新”兩個詞如影隨形。

        “創新”出現了42次,可能是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了。不難發現,中國對目前制造業大而不強充滿了危機感和緊迫感。

        不管是基礎科研的大科學裝置,還是產業方面推動新能源、半導體、5G發展,我國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必定會繼續大步向前。

        為此,今年以來國家做出了很多具體部署:

        比如,國務院1月6日印發的《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總體方案》要對土地、勞動力、資本等生產要素中阻礙經濟增長的問題進行市場化改革,充分激發地方和市場主體活力。

        比如,中央深改委2月28日審議通過的——《關于加快建設世界一流企業的指導意見》《推進普惠金融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關于加強基礎學科人才培養的意見》《關于推進國有企業打造原創技術策源地的指導意見》

        拓寬直接融資渠道、培養基礎學科人才、推進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開展技術創新,目標直指產業升級,要助力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想完成“到2035年經濟總量或人均收入翻一番”的遠景目標,如果還是循著原有的發展軌跡,沒有大的改革、大的重構,挑戰性還是很高的。

        可喜的是,令人期待的改革和重構正在發生。

        04 央地財政關系有玄機

        不容易注意到的是,央地財政關系正在重塑。

        前兩年受疫情影響,全球經濟都面臨著史無前例的下行壓力。2020年和2021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都提及“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這是前所未有的舉措。

        今年,中央本級支出終于安排增長3.9%,但是“其中中央部門支出繼續負增長”。

        同時,報告還提及:

        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增加約1.5萬億元、規模近9.8萬億元,增長18%、為多年來最大增幅。(去年增加約6000億元,增長7.8%)

        中央財政將更多資金納入直達范圍,省級財政也要加大對市縣的支持,務必使基層落實惠企利民政策更有能力、更有動力。

        可以看出,中央正在有意地壓縮自己的財政資金,并想方設法把財政資金下沉到地方。

        一方面是為了刺激經濟發展。保就業、穩增長的主要抓手還是加強對企業的幫扶救助,提升市場主體的活力。

        “減稅”一詞在報告中出現了7次,今年預計退稅減稅規模2.5萬億元,其中留抵退稅約1.5萬億元,退稅資金全部直達企業,為企業雪中送炭。

        地方稅源進一步壓縮,財力也要進一步下沉,才能減輕地方負擔,緩解財政運行的壓力。

        另一方面,1994年的分稅制改革大大增強了中央的宏觀調控能力,為之后應付一系列重大沖擊(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汶川地震、新冠疫情等)奠定了基礎,但是也造成了地方財權與事權不匹配的隱憂。

        地方在財權被削弱后,紛紛走上了賣地和舉債之路。這不僅讓地方患上了土地財政依賴癥,也影響了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近期黑龍江鶴崗的財政重整,河北霸州的大規模亂收費,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世情國情、省情縣情都面臨著復雜的變化,在黨和國家的領導下,中國經濟一定能頂住下行壓力,必將行穩致遠。

        而央地財政關系的重塑,將給地方在產業結構調整上、在高質量發展上留出更大的空間,避免地方在任務層層分解的過程中,陷入債務驅動、投資驅動的發展陷阱。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一項光榮又艱辛的事業。你永遠可以相信國家在關鍵時刻力挽狂瀾的行動和魄力。

        在這個偉大的進程中,我們都不是局外人。

        面對紛繁復雜的國際形勢,每個人都應該看清大局,順勢而為。公職人員、企業家、勞動者,都要在國家戰略中找準、找好自己的定位。有一分熱,發一分光,為中國的長遠發展貢獻力量。

        相關文章

        手机看片1024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