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fmdwt"><strong id="fmdwt"><xmp id="fmdwt"></xmp></strong></p>

      2. <td id="fmdwt"></td>

      3. <acronym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acronym>
        <p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p>
      4. banner圖片

        新聞中心

        谷川聯行 > 行業觀察 > 正文

        浙江“搶人新政”背后的3點真相,招商人必須懂

        發表于:2022-02-23 18:00

        雖然已成舊聞,但是#浙江大學生創業失敗貸款10萬元以下政府代償#這個話題激起的層層漣漪,還遲遲未能停止。

        這幾天看到很多評論,也有不少解讀。有些人覺得浙江就是有錢,也有人質疑資金從哪里來,還有人針對細節進行科普,提醒大家“代償”不代表不用還錢,只不過“債主”從銀行變成了政府。

        但是,很少有人去解讀浙江政府這個政策背后的深層邏輯——為什么政府要去給銀行兜底?

        這當然不是壞事,但卻是地方政府參與經濟發展的經典案例。其背后隱藏的,是城市發展在現階段面臨的三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資本市場尚不完善 浙江通過給銀行兜底增加流動性

        開頭也提到了,代償并不是政府幫你還錢。

        這個“代償”的本質是債務轉移,也就是說:你借了銀行的錢去創業,但是現在暫時還不上,政府先替你還,等以后你有錢了再還給政府。

        所以,“代償”的真正目的不是給貸款人兜底,而是給債權人兜底??瓷先ナ墙o創業失敗的大學生撒錢,實際上是幫銀行對沖風險。

        2021年12月以來,央行連續降準、降息,以寬松的貨幣政策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緩解中小微企業壓力。央行副行長劉國強的罕見表態,更顯示出上層對提振企業發展信心的迫切需要。

        當前的重點要求是發力。怎么發力?從三個方面來說:

        充足發力,把貨幣政策工具箱開得再大一些,保持總量穩定,避免信貸塌方;

        精準發力,要致廣大而盡精微,金融部門不但要迎客上門,還要主動出擊,按照新發展理念的要求,主動找好項目,做有效的加法,優化經濟結構;

        靠前發力。抓緊做事,前瞻操作,走在市場曲線的前面。

        ——劉國強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2022/1/18

        浙江這次出臺的“搶人新政”,正是地方政府貫徹中央決策部署的精準施策。

        通過為銀行兜底的方式,盡可能幫銀行分擔風險,減少后顧之憂,從而促進閑置資金和社會資源的再分配,激活創新創業,促進產業發展。

        相比于簡單粗暴地給予大額補貼,這樣的方式雖然沒那么直接,但是明顯更良性。

        不過受限于以銀行為主的金融體系,這種方式并不能“治本”。想進一步解決流動性問題,還需要對資本市場進行更高層面的系統布局。

        去年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資本”二字在國內被罵得抬不起頭。但是,無論從中央的文件還是地方的政策,都能看出中國還是要大力發展資本市場——讓錢去到該去的地方,起到該起的作用,推動該推動的產業。

        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正在與過去40年的經濟增長模式揮手作別,努力通過科技進步帶動產業升級,提高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

        這個過程中,舊產能不會自動出清,新產能也不會從天而降。如果說,產業升級的成功=1%的天才+99%的汗水,那這99%的汗水,應該也包含資本市場提供的金融之水。

        但放水的前提,是要更加規范,也更加理性。

        對標發展日趨白熱化 “優等生”把城市競爭推上新層面

        除了金融層面的問題,更顯而易見的是,中國的城市化進程發展到現在,城市之間的競爭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面。

        關于這一點,從近幾年在城市之間掀起的“對標熱”和“搶人大戰”中就可見一斑。

        比如武漢就喊出了“社會治理要對標北京,營商環境要對標上海,科技創新要對標深圳,智慧城市要對標杭州”的口號。

        南昌則要對標成都,打造山水名城,對標合肥,實施科技創新,對標長沙,發展流量經濟。

        從某種程度而言,正是城市之間的比學趕超,推動了中國的城市化向更高層級邁進,也造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跡。

        然而,城市間的你追我趕從未停止,卻也未能跳出“大干快上”的窠臼。不少地方誤以為對標學習就是跟著目標搞造城運動,很多縣和鄉鎮都建起了高樓,導致中央不得不發文叫停。

        過去40年,與城市化配套的基礎設施建設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但是隨著城市化進程和人口增速的雙雙放緩,大規模造城運動已經接近尾聲。沒有相應的產業和人口做基礎,僅僅是鋼筋水泥的堆砌,無異于畫餅充饑。

        此外,急功近利的心態,也容易讓城市將對標發展簡單地等同于政策、路線、戰略的復制粘貼。

        前幾年直播帶貨興起,多地都提出要打造“直播電商之都”。然而,看似一臺手機就能干的直播電商,背后離不開品類豐富、價格低廉的商品供應,也離不開優秀直播人才的支撐。

        據統計,中國排前10名的MCN機構,有7家都位于浙江(杭州6家,嘉興1家)。

        被稱為“網紅直播第一村”的浙江義烏市北下朱村,聚集著2000多名網紅,5000多名短視頻從業者,每天送出的訂單平均在60萬件左右,依托的是義烏小商品市場近10萬家商鋪。

        同樣要打造直播之都的成都、重慶等中西部城市,就算再積極打造直播基地,沒有相應的產業鏈供應鏈作為依托,也就很難形成競爭力。

        不難發現,對標發展背后的這種目標導向的計劃思維,正在面臨著方方面面的掣肘。

        而作為國內城市主要對標對象的上海、深圳、杭州這些“優等生”,已經將城市之間的競爭上升到了經濟、環境、社會治理、城市建設等方面的城市軟硬實力綜合大PK。

        如今的“搶人大戰”也不再是城市對人才的單方面吸引,而是城市共建、情感共振的綜合過程。

        城市本身的綜合管理能力、發展潛力以及親和力,才是畢業生關注的首要問題。

        政府職能定位的新探索 浙江“搶人新政”背后的隱藏條件

        回到這次的“10萬以下政府代償”來說,過去各地搶人的手段主要是什么?

        落戶政策。

        前幾年,各大城市吸引人才基本上都是靠落戶政策。落戶就是為了買房,買了房才能解決教育、醫療等問題。本質上依托的還是房地產,政府的職能主要是制定政策、核準審批。

        但在國家堅持貫徹房住不炒,同時點名要求各大城市全面取消或放寬落戶限制的背景下,靠城市戶口和購房資格來搶人的模式,很快就會失效。

        未來在人才爭奪中真正有吸引力的,還是城市本身的綜合管理能力,以及依托于城市管理能力的產業發展能力,這也對主政者有了更高的要求。

        浙江作為共同富裕的試點,在政策上大膽摸索,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從過去簡單的給錢給戶口,到用金融的系統性思維,去推動經濟的活力,促進產業的發展、創業創新的活躍。

        這背后是一座城市對未來產業發展的定位,也是主政者在新發展階段對政府職能的探索。

        這才是浙江這次新政背后真正吸引人才的隱藏條件,更是其他省市真正需要學習的地方。

        如果未來各地只是一哄而上出臺一大堆類似的政府代償政策,那格局就真的小了。

        只有告別機械式的對標熱,立足于城市自身,回歸城市服務于人而非服務于城市,城市才會有創造力和人文氣息,才會不斷有年輕人在時代洪流之前共同參與城市建設,見證城市走向輝煌。

        相關文章

        手机看片1024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