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fmdwt"><strong id="fmdwt"><xmp id="fmdwt"></xmp></strong></p>

      2. <td id="fmdwt"></td>

      3. <acronym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acronym>
        <p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p>
      4. banner圖片

        新聞中心

        谷川聯行 > 行業觀察 > 正文

        谷愛凌逆轉奪銀再掀全民滑雪熱!冰雪產業是曇花一現還是未來可期?

        發表于:2022-02-15 18:00

        玉汝于成,踏雪尋龍。這個冬天最璀璨耀眼的新星,非谷愛凌莫屬。

        今天上午,中國選手谷愛凌在坡面障礙技巧決賽第二輪摔倒的情況下,第三輪以86.23分的成績奪得銀牌,再次點燃了全民的冰雪熱情。

        這股熱情從守在電視機前為運動員加油,轉化為在社交媒體上對運動員支援的巨大聲浪,更轉化為對冰雪運動配套產品的瘋狂搶購。

        就像2008年奧運會掀起的全民健身熱,冬奧會勢必將推動冰雪產業蓬勃發展。

        然而,這股推動力有多強?能維持多久?還需要進一步分析。

        谷愛凌掀起“裝備熱” 國產雪具能否走上逆襲之路?

        火爆的“冰墩墩”等冬奧周邊產品,只能算民眾熱情被激發后的短期受益者。

        相關統計數據顯示,在冰雪消費中,占比最大的其實是冰雪裝備:

        一件滑雪服三四千元,一塊滑雪板三四千元,一副雪鏡三千元……再加上其他護具,就算不追求高端,置辦一套基礎配置的滑雪裝備可能就要花掉超過一萬元。

        冰雪裝備溢價高、市場空間大,但國內市場幾乎都被國際品牌占據,我國冰雪產業在裝備供給端距離大爆發還有一定距離。

        從谷愛凌在滑雪裝備上就能看出端倪——

        1. 滑雪服:ANTA 安踏

        ▲ 據谷愛凌描述,這件安踏滑雪服背后的金龍圖案是她自己設計的。此外,谷愛凌手上的滑雪手套,同樣來自安踏 × Beats聯合為她打造的「凌」冰雪禮盒。

        2. 護目鏡:Oakley 歐克利

        ▲ 從谷愛凌到蘇翊鳴,滑雪項目選手大部分都選擇佩戴Oakley的滑雪鏡,側面大大的O字母Logo難以忽視。

        3. 滑雪板:Faction Skis

        ▲ 瑞士品牌Faction與谷愛凌聯名推出的“人中之龍”系列雙板,一面有龍的圖騰,另一面則印著“谷”的字樣。

        4. 滑雪鞋:Atomic Skis

        ▲ 谷愛凌穿著的滑雪鞋來自奧地利品牌Atomic Skis。在自由式滑雪大跳臺中輸給谷愛凌的法國選手泰絲 · 勒德選用的滑雪板同樣來自這個品牌。

        由于冰雪運動興起于北歐,包括頂級運動員在內的消費者普遍更信任歐洲品牌,目前來看,還沒有能與之抗衡的國產滑雪裝備品牌。

        不只是滑雪裝備,過去我們就連滑雪場內的很多造雪機、壓雪車都不得不依賴進口。

        不過自從申奧成功之后,在國家和地方的大力推動下,相關生產企業持續投入研發力量,如今在進口替代方面已經有了長足進步。

        國內滑雪場能否撐起萬億級大市場?

        滑雪裝備只是一方面,滑雪場的數量和質量才是推動冰雪產業蓬勃發展的基礎。

        谷愛凌今天(2月15日)的比賽場地位于張家口市崇禮區的云頂滑雪公園,賽道起點的“雪長城”在陽光下晶瑩剔透,顯得格外壯觀。

        包括谷愛凌在內,多名滑雪運動員都對本屆冬奧會的賽道贊不絕口。一條條不斷誕生新紀錄的賽道背后,藏著不少“硬核科技”。

        據悉,本次冬奧會的雪道用上了南京天光所和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共同研發的冰雪粒徑測量儀和冰雪硬度測量儀,以高科技為賽道檢測賦能。

        而谷愛凌2月8日奪冠的場地——首鋼大跳臺則位于早已停產的首鋼工業園內,周圍的四個冷卻塔讓這里充滿了“賽博朋克”的感覺。

        10多年前,首鋼已經從北京石景山遷往唐山曹妃甸。該場地對首鋼工業遺產的改造和再利用,充分詮釋了中國為實現碳中和做出的努力。

        多說一句,自從2014年吹響“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號角之后,北京開始外遷大量高耗能產業,工業增加值立刻停止增長,急速下墜。

        所有人都為北京捏了一把汗。

        但是,北京工業增加值的下滑趨勢僅維持了不到兩年,便觸底反彈直沖4200億元,即便近兩年受疫情影響也沒掉下來。

        為什么會這樣?

        唯一的原因,就是北京在拋離低端產業的同時,也在全力推動產業升級,向高端方向攀升。

        以集成電路為例。2010年至今,北京國資委投入超過200億元,采用地方合伙人模式主動創建諸多企業,使集成電路產業在北京異軍突起。

        如今,中芯北方已成為全國產能最大的12英寸晶圓代工企業,屹唐半導體的干法去膠設備市場占有率位列全球第一,國望光學承擔起面向28nm節點的ArF浸沒式光刻鏡頭的研發……

        再看新能源汽車。北京依托原現代第一工廠及土地資源,引入理想汽車全球旗艦工廠;與武漢、合肥、長春等地展開激烈爭奪,順利引入小米汽車總部,撬動了新能源汽車的產業化。

        正是因為不斷的轉型升級,北京的工業發展才順利挺過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陣痛,逆襲上揚。

        回到最初的話題,雪場建設情況。

        伴隨著北京冬奧會的申辦和籌備,國家大力推動冰雪運動“南展、西擴、東進”,滑雪場等基礎設施從自然到人工都有大規模增長。

        ▲ 位于浙江紹興的喬波室內滑雪場

        據國家體育總局統計,截至2020年底,全國滑雪場地數量達701個,較2015年增長約140%。但全年滑雪人次僅1288萬,滲透率不到1%。

        數量快速增長的另一面,是質量的參差不齊。

        根據《2019年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國內僅有20%的雪場配有架空索道,大部分雪場沒有中、高級道,僅以地面魔毯作為上行設施,只為初學者提供服務,難以滿足進階滑雪者的需求。

        中高級配套設施沒上去,意味著我國的滑雪人口很大一部分屬于體驗者,一年最多滑一次。

        更重要的是,這部分人群轉化為滑雪發燒友(每年滑雪4、5次)的比例在我國僅為3%,和發達國家超過10%的轉化率存在很大差距。

        借力冬奧會 冰雪產業離爆發還有多遠?

        毫無疑問,冰雪產業是一條新興的,同時又被各方都看好的賽道。

        從國家早前發布的《冰雪運動發展規劃》和《全國冰雪場地設施建設規劃》就可一窺端倪:

        到2025年,我國要實現直接參加冰雪運動的人數超過5000萬,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冰雪產業總規模達到1萬億元。

        此外,2021年《全民健身計劃》提出,2025年帶動全國體育產業總規模達到5萬億的目標。

        相比2020年冰雪產業6千億,體育產業2.73萬億的數字,其實就是五年要翻一番。

        國家對體育強國的戰略目標非常確定,想象空間也十分巨大。然而,具體到產業鏈上的每一個環節,其熱度和持久度就要進一步分析了。

        客觀地說,想發展出真正成熟的冰雪產業,這幾個因素是必須的:

        1. 自然條件

        和初級滑雪場不同,中高級滑雪場還是要依山而建,不能太冷,風也不能太大,雪季要長,雪質也要夠好(自然粉雪>機壓面條雪)。

        2. 雪場規模

        規模上去了才能撐起萬億市場,另一方面也會讓市場競爭更加充分,把整體價格降下來。

        3. 公共交通

        滑雪場周圍的公共交通必須足夠便利,沒有高鐵、機場,很難吸引全國乃至全球的滑雪愛好者前來消費。

        4. 公眾接受程度

        從知道到了解,從接受到熱愛需要一個過程,冬奧會在這方面的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5. 人均收入

        滑雪裝備、交通費用、雪場門票……滑雪不會太便宜,人均收入高了才有更多人滑得起。

        6. 假期

        國外有成熟的帶薪休假制度,全家人都能靈活安排假期。國內則雙休都難以保障,小長假到處人滿為患,這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冬奧會確實能幫冰雪運動擴大聲勢,歷屆冬奧會舉辦國也都希望以此推動冰雪運動普及。

        作為亞洲主要的滑雪市場之一,日本滑雪產業曾在20世紀90年代發展至巔峰。1998年,日本滑雪人口達到了1800萬(約占總人口14%),也正是這一年,日本長野舉辦了第18屆冬奧會。

        可惜的是,冬奧會沒能幫助日本進一步提振滑雪產業。2020年,日本滑雪人口銳減到430萬,業內將原因歸結為國家經濟衰退、老齡少子化。

        2018年舉行的韓國平昌冬奧會,同樣沒有止住國內滑雪人口的下降趨勢。

        韓國滑雪產業走的是品質化路線,索道、度假小屋等設施都達到了國際標準,但近年來其GDP增速一直在2%左右徘徊,經濟狀況低迷,冬奧會的刺激難以長期推動滑雪產業健康成長。

        不難發現,滑雪場數量和質量固然是吸引冰雪消費的重要因素,但最關鍵的還是國家經濟發展趨勢,是國民收入水平。

        中國的經濟情況顯然與上述案例都不一樣。

        在人均GDP不斷躍升達到1.25萬美元的同時,中國掀起了規??涨暗漠a業升級大潮,經濟發展始終保持著穩中向好的趨勢。

        但是,以旅游體驗型、城郊學習型雪場為主的現狀,依舊是制約滑雪產業發展的最大阻力:

        一方面,由于國內80%的滑雪場為初級雪場,滑雪體驗不佳導致不少人第一次嘗試后就流失了,無法轉化為穩定消費人群。

        另一方面,國內高端滑雪度假區不比國外知名滑雪場便宜,為了追求粉雪和避開人流,滑雪發燒友并不介意多承擔一個往返機票的價格,去海外的頂級雪場刷里程。

        所以,作為“全球最大的初級滑雪市場”,現在熱炒萬億冰雪市場的概念還為時尚早。

        不如多關注眼前,先解決“滑雪1分鐘(雪道少、海拔落差不夠),排隊2小時(纜車數量少、運力不足)”的尷尬問題。

        此外,如何使滑雪運動參與人數和復滑率雙向提高,如何提高國內雪場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吸引國外滑雪者來消費,這些都是國內冰雪產業需要長期研究的重要課題。

        而人均收入和假期,則是事關消費升級的關鍵問題?!跋茸龃蟮案?,再分好蛋糕”的過程,需要政府與企業的共同努力,相信共同富裕示范區會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為我們探索出可行方案。

        相關文章

        手机看片1024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