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fmdwt"><strong id="fmdwt"><xmp id="fmdwt"></xmp></strong></p>

      2. <td id="fmdwt"></td>

      3. <acronym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acronym>
        <p id="fmdwt"><label id="fmdwt"></label></p>
      4. banner圖片

        新聞中心

        谷川聯行 > 行業觀察 > 正文

        技工和教授同樣重要:職業教育,中國制造急需猛補的短板

        發表于:2022-01-17 18:00

        據統計,我國2022屆高校畢業生將超過1076萬人,規模再創歷史新高。此外,受到全球疫情影響,回國就業的海外留學生也將進一步增加。

        不出意外的話,再過幾個月,一年一度的“史上最難就業季”就又要上演了。

        學生們的求職體驗不同,企業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從就業意愿來看,互聯網、金融業依然高居榜首,制造業不得不打起人才爭奪戰。

        中國制造,嚴重缺人。

        對這點感觸最深的應該是企業家,有人直接捐資建起了大學。然而不容忽視的是:產業與人才相輔相成,如果不能同步謀劃、同步推進,那教育和就業仍然是縫不到一起的“兩張皮”。

        01

        廠辦技校的輪回?

        玻璃大王捐100億建“德味”大學

        2021年5月,玻璃大王曹德旺宣布,他創立的河仁慈善基金會將捐資100億元,與福州市政府合作,創建一所新學?!R萍即髮W。

        接受采訪時,曹德旺表示,制造業嚴重缺人,尤其是高級工程師,工廠管理干部,企業之間經?;ハ嗤趤硗谌?,導致成本直線上升。

        所以他打算模仿德國,實行錯位辦學。學習的重心放在材料科學、電子信息工程等高端制造技術上,恰好也是中國現在的產業短板。

        ▲ 曹德旺想要實現的,是一座帶有理想主義的制造業學府:從本科畢業生起步,通過聘請教授級別工程師并大量引入實操課程,讓學生在工廠運營一線開展學習。

        企業參與辦學其實不是什么新鮮事,計劃經濟時期,廠辦技校曾是我國職業教育的重要力量。

        近幾年,魏橋集團參與建設的渤??萍即髮W,韋爾股份創始人捐資創辦的東方理工大學,還有西湖大學,都是社會力量興辦高校的實例。

        福耀科技大學有什么特別之處呢?

        雖然由基金會出資創辦,但是學校的性質依然屬于公辦,福耀科技大學開創了新模式。

        基金會負責學校組建、成立董事會,由董事會負責學校的重大辦學戰略決策。由于資金不受財政撥款的約束,辦學空間更加靈活;而公辦的屬性可以讓學校保持公益的宗旨,不為盈利而煩惱。

        對于福建來說,這也是重大利好。

        2020年,福建的人均GDP超過10.5萬,力壓廣東、浙江等經濟大省排在全國第四,但教育水平相對較弱,進入雙一流高校建設名單的只有廈門大學和福州大學兩所。

        人才匱乏無疑約束著福建的未來發展,新建大學將為福建的制造業提供良好的人才基礎。

        02

        “雙元制”職業教育,有多香?

        曹德旺心心念念的“德味”大學,其實就是德國的應用科技大學 ( Fuchhochschule ) 。

        我們最熟悉的大學模式屬于綜合研究型大學,核心在于學術研究,一切為了論文。

        應用科技大學則不一樣,人才培養完全以就業為導向,側重于社會需要的工程和應用技術。教學領域高度細分,往往就死磕幾個關鍵學科,不像綜合大學那樣學得很寬泛。最后一兩個學年還會由學校安排,到企業對口崗位實習。

        這種模式也被稱為“雙元制”:學生有兩個課堂,一個是校園,一個是企業。企業手把手教學生怎么工作,畢業后即插即用,完全不用再培訓。

        ▲ 德國亞琛應用科技大學,在電氣、機械工程、信息學等應用科學領域名列德國第一。

        新冠疫情前,德國青年失業率一直保持在7%到5.6%之間,而同期西班牙這個數據高達34%。

        香是真的香,別說我們,歐洲鄰居早就饞哭了。

        英國卡梅倫上臺后,就效仿德國搞了一個學徒制改革,號稱要在2020年創造300萬學徒崗位。意大利也熱情滿滿地來了一波學徒制復刻,不知道的還以為文藝復興又來了。

        結果都2022年了,卡梅倫早已提桶跑路。意大利的學徒們更慘,他們成了企業的廉價臨時工,僅僅在待遇上實現了文藝復興。

        ▲ 德國鐵路公司 ( Deutsche Bahn ) 每年為應用科技大學學生提供600多個實習崗位。

        就算是抄作業,也得看懂解題思路。

        這種辦學模式,企業才是真正的主導者。如果企業的參與程度不夠,那么再怎么堅持,教育和就業仍然是縫不到一起的“兩張皮”。

        德國很多大學入學時需要兩份證明,一份是學校入學證明,一份是企業培訓合同。熱門企業非常難申請,還沒上學就得先找offer,提前經歷社會的毒打。從結果來看,還是值得的。

        據統計,德國企業平均每年在每名學生上的投入為17900歐元(約合人民幣13萬元)。巨大的投入也帶來了相對充足的自主空間——企業可以依照自身需求對學生進行個性化培養,獲得高匹配度的產業人才。權衡付出與回報,企業既愿意自己來做職業教育,也愿意掏這個錢。

        人才由企業培訓,成果反哺企業,相輔相成,良性循環,成功打造了德國制造業領先地位。

        03

        破解就業難題

        關鍵還在產業升級

        所以,回到一開始的問題,為什么每年都會復刻一波“史上最難就業季”?

        媒體總會提到一個詞:就業結構性矛盾。說白了就是高不成低不就,互相看不上眼。

        企業抱怨招來的學生一時半會兒不出效益,還得搭成本進去培養。學生也郁悶,辛辛苦苦學了四年,走上社會卻發現全無用處,還得從頭再來。

        兩邊都難受,問題出在哪里呢?

        我國的高等教育體制師承蘇聯,從一開始就是為推進工業化而生的。那時我們的工業基礎弱、底子薄,沒時間慢慢培養,教育也就只能以就業為導向,一畢業就立刻分配投入生產,中國石油大學、華北電力大學等行業類高校應運而生。

        后來,越來越多大學向綜合性擴展,在增加學習發展方向的同時,教育卻漸漸與實踐脫節。

        而且在向美國學習辦學的過程中,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襲了“重虛輕實”的問題,高校對金融、互聯網充滿了熱情,制造類專業反倒被冷落了。

        制造業人才從供應上就受到了限制,這正是國內近幾年對德式“雙元制”如此推崇的原因。

        在“雙元制”本土化實踐的舞臺上,江蘇的太倉占有重要一席。自1993年第一家德國企業克恩-里伯斯落戶以來,超過400家德國企業在此投資興業,數十家是所屬行業的全球“隱形冠軍”。

        產業人才是德企選址考量的重要因素。為推動德企在太倉聚集發展,太倉自2001年率先引入德國雙元制教育模式,建立了國內首個與德國職業教育同步的專業工人培訓中心。

        多年來,太倉逐漸構建起中專、大專、本科等多層次有序鏈接的人才培養體系,已經累計培養出1萬多名專業技術人才和高級管理人才。充足的產業人才促進太倉制造業不斷向高端邁進,民營企業的良好發展也讓產業人才有了用武之地。

        縱觀太倉的發展之路,不難看出,產業與人才二者是相輔相成的。沒有人才,產業無力攀升;沒有產業,人才不過是一句空話。

        為什么硅谷會被印度程序員占領?一大原因是印度壓根沒有BAT這個級別的企業,留在本國無從發展,印度理工的尖子只能有多少就跑多少。

        比起相對成熟的互聯網行業,我國制造業不僅急需走出中低端困局,在人才培養、就業待遇和社會認同上的改變也迫在眉睫。應屆生進制造業月薪4、5k,同學做程序員底薪12k……分分鐘破防,誰能保證不會跑路呢?

        想要不在職業教育上重蹈覆轍,我們的產業做好準備了嗎?我們有足夠多的崗位容納人才嗎?我們能為之提供優厚的待遇嗎?

        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大潮來襲,需要的不僅是新人才,更是新的人才培養方式。曹德旺的嘗試開了個好頭,但也只是個開始。

        接下來要努力的不只是教育。地方政府要繼續加強對先進制造業的招引和培育,營造有利于產業人才可持續發展的環境;實體企業也該丟掉投機的想法,真正為產業人才的成長鋪平道路。

        現在已經沒有捷徑可走,只有堅實的產業基礎才能托起發展的明天。

        相關文章

        手机看片1024你懂的